您的位置 首页 买房问答

金科集团董事长(金科集团董事长)

金科集团董事长(金科集团董事长)

与融创孙宏斌的股争大战尚未完全划下休止符,近日,千亿房企金科股份老板黄红云离婚案再生波澜。前妻陶虹遐拟解除一致行动关系,金科大股东权益恐又生变。

值得一提的是,7月9日金科股份公告的前一天,发了“公司免除陶国林和陶建职务并解除劳动关系”相关声明,而被踢走的陶国林和陶建,就是黄红云前妻陶虹遐之胞弟,曾经的“小舅子”。

前妻陶虹遐拟解除一致行动关系,二个弟弟被踢出金科

金科控股董事局主席黄红云

据《北京商报》等媒体报道,金科股份公司股东陶虹遐署名发布的《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及《致金科全国供应商朋友的公开信》,近日在网上流传,引发了市场的极大关注。

7月8日,金科股份发表“声明”,予以回应。

我们知道,在7月9日早间,上市公司金科股份(000656.SZ)公告称,公司股东陶虹遐女士拟解除一致行动关系,针对函件内容,公司实控人黄红云表示“其本人并没有与陶虹遐女士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主观意愿,但其充分尊重陶虹遐女士的意见”。

公告称,黄红云与陶虹遐解除一致行动关系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会损害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

陶虹遐女士,是金科股份股东,也是公司实控人、金科控股董事局主席黄红云的前妻。

金科股份实控人黄红云

金科股份9月公告显示,黄红云前妻陶虹遐直接持有公司2.49%股份。

令不少人纳闷的是,金科在此前数天的6月28日晚间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黄红云与前妻陶虹遐已完成了离婚股权分配的过户登记。公告称,双方还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表示双方依然是一致行动人。其中,“若陶虹遐持有的股份需转让,须优先转让给黄红云。”

仅隔短短10余天,为什么刚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就会土崩瓦解呢?据网传的黄红云前妻陶虹遐的“公开信”控诉,2017年3月和黄红云离婚后,黄百般拖延办理金科金控的股权拆分,直到今年6月28日上午才完成过户。

而从金科公司“声明”来看,上午才股权分拆过户,黄红云就将二位前“小舅子”陶国林和陶建“踢走”了;此前,陶虹遐这2个胞弟曾出任金科总裁助理、监察委员会主任等职务。

7月8日金科“声明”回应称,“公司免除陶国林和陶建职务并解除劳动关系,系基于上述两人多次旷工,且长期在外兼职、与他人合伙或入股办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经理等重要职务,公司依据劳动法律法规及公司制度对其严重违反公司制度的行为作出的决定。”

金科股份董事长周达

上市公司金科股份的董事长,现为周达,黄红云系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告在8日声明中称:“公司作为一家治理体系健全、内部控制规范,并建立了完善三会治理的上市公司,日常经营管理行为均独立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存在被操纵的情形。”

无论是股东陶虹遐女士的网传公开信,抑或是金科股份8日“声明”及9日《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都令实控人黄红云与前妻陶虹遐离婚案后的“暗战”公开化了。

也由于去年孙宏斌“融创系”47亿元转让金科股份11%股份套现,接盘人是车建新红星美凯龙集团旗下控股子公司广东弘敏,令黄红云和孙宏斌四年股争暂时划下了休止符。人们都记得,也是2018年10月黄红云与女儿黄斯诗签下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之后,持股比例超过了融创老孙,老孙不得不知难而退。

而此前,金科控股、虹淘公司、黄红云、陶虹遐、黄斯诗(黄红云女儿)互为一致行动人,才为黄红云苦苦保住了公司控制权。

天眼查及百度信用等的信息显示,当前股权较为分散的金科股份,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广东弘敏持有11%比例股权(注:去年受让孙宏斌旗下公司持股),黄红云持股10.98%,陶虹遐除了持有2.52%股权外,她和黄红云共同拥有的重庆市“金科控股”和重庆“虹淘公司”分别持股7.24%、6.96%。

股权架构,是公司治理的基石,也是公司成长及基业长青“压舱石”。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换句话说,一旦前妻陶虹遐与黄红云实质解除了一致行动关系,黄红云对上市公司金科股份的持股将下降,也可能危及公司控制权。

昔日与孙宏斌的股争,陶虹遐是金科“好前妻”

黄红云为新总部重庆金科中心乔迁盛典瑞狮点睛

今年3月,金科集团新总部乔迁在重庆新北区的金科中心。创业23载,黄红云为乔迁盛典瑞狮点睛,也开启千亿房企金科的新篇章。黄红云,目前为金科控股董事局主席、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总策划师,1998年金科成立,在2020年11月随着“金科服务”在港交所成功上市,目前金科已成为重庆首家同时在H股和A股两地上市的民营企业。

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55岁的黄红云上榜身家为170亿元。

黄红云,祖籍重庆涪陵区义和镇,他20岁出道时,1984年在涪陵靠揽些建筑小工程发家。1998年他创办了金科集团,2011年通过ST金源“借壳上市”。

7月9日,曾经的“私募一哥”徐翔刑满出狱。而当年金科股份三年解禁期内,黄红云因联手私募大佬徐翔拉抬股价套现,牵涉及日后的“徐翔案”调查范围。2016年8月13日,黄红云辞去了金科董事长之职务,隐身幕后。

融创孙宏斌

也就在黄红云辞任金科股份董事长之后一个月,也就是2016年9月21日晚,孙宏斌旗下融创中国便宣布约40亿元认购金科股份非公开发行的9.07亿股,成为该公司二股东。

金科股份多年以来之所以股权分散,陷入和孙宏斌的4年股争之战,也与黄红云家族此前密集套现有直接关系。在2015年5月之前,除了黄红云和彼时的妻子陶虹遐等股东密集套现之外,家族中的黄红云弟弟黄一峰、弟妻王小琴,女儿黄斯诗、 嫂子王天碧、以及王天碧之子女(黄红云之侄儿黄星顺、侄女黄晴),通过抛售限售股,累计套现金额不少于30亿元。

而当时,不少市场人士分析,所谓“500亿进军新能源”、高送转等系列操作,其实就是为套现释放“烟雾弹”。

到2017年4月下旬,老孙旗下的“融创系”持续增持后,占股比例高达25%,和黄红云连同其一致行动人持股合计26.01%相比,离拿下实控权仅“一步之遥”。而日后,黄红云和妻子陶虹遐“婚变”,更让老孙看到窥觑金科股份实控权的曙光。

黄红云

让融创老孙始料未及的是,尽管婚变了,在牵涉公司控制权权益上,陶虹遐扮演了“好前妻”角色,胳膊不朝外拐,令黄红云的实控人位子“坚如磐石”,无奈之下,老孙萌生退意,套现退出战局。

2017年3月31日晚,金科股份公告称,收到实际控制人黄红云与陶虹遐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的通知,但同时还收到黄红云先生和陶虹遐女士于当日签署的《一致行动人协议》。

此刻,老孙耳边响起了黄红云说的那句话:“金科就是我的命!”彼时的金控董事长蒋思海也在受访时放话:“已多次与金科股份实际控制人黄红云沟通,态度坚定,不会放弃控制权。”

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

“一山难容两虎”,也由于有前妻陶虹遐女士“一致行动人协议”加持,在孙宏斌退出后,红星美凯龙车建新也插了进来,从股权结构上,形成了“黄红云-车建新-孙宏斌”新三角关系。

车建新,是个善于“合纵连横”的老板,即便是竞争对手,也可以和合在一起。今年7月3日,红星美凯龙与居然之家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红星美凯龙董事长车建新与居然之家董事长兼CEO汪林朋的现场拥抱那一幕,也宣告了两家从对抗竞争变为携手合作。

6月28日晚间,金科股份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黄红云与前妻陶虹遐已完成离婚股权分配的过户登记。也就是说,离婚4年了,黄红云才实质将离婚财产分给了前妻。按照此前签署协议,双方依然是一致行动人。

黄红云此次将“小舅子”——金科总裁助理兼招标采购中心总经理陶建和金科监察委员会的主任陶国林双双都免职了。撕破脸了,陶虹遐女士拟解除与黄红云的一致行动人身份,也就可能去争取独立的“话语权”。

假设陶虹遐女士和红星美凯龙的车建新、融创的孙宏斌联手起来,结成了一致行动人关系,那对黄红云的掌控权冲击可能是致命的;在此中格局里,“车车”老板是关键性角色,就看他肯不肯出手了。

股权关系裂变那一幕会不会到来,姑且拭目以待!

本文内容为一波说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的转载和摘录发送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