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花样年集团(花样年集团)

花样年集团(花样年集团)

文|《财经天下》周刊 田晏林

编|董雨晴

两天前,一则关于花样年控股西南区域“全员劝退”的消息在地产圈热传。10月28日当晚,“花样年西南”通过官微发布澄清申明,对该事件予以否认,称全员劝退不属实。不过,10月30日,《财经天下》周刊获得的一份会议录音显示,上述传言并非完全不实。

该录音是10月27日花样年西南区域针对员工优化召开的内部沟通会。西南区域人力资源负责人表示,会给员工三天思考时间,想要离职的,只需要跟部门直属负责人和人力BP沟通,截止到10月30日晚上10点之前该沟通渠道将关闭。因为人力要去排离职员工的名单,准备交接材料等。

在录音中,西南区域人力资源负责人表示,自己从业20多年,还没做过如此优化员工的事,“这是个沉重的主题,以前被我们招进来的同事,现在又要把大家送走了。”

01 深陷票据风波,资金紧张

自从10月4日,深圳房企花样年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本应在10月4日付款的2.056亿美元的票据未能如期支付,公司股票已于9月29日停牌,复牌时间另行通知”后,这一个月来,花样年已经从债务危机进一步升级至信用危机。

起初,花样年只是和项目总级别以上的领导沟通过,一直没有跟员工进行过面对面的沟通。该人力资源负责人表示,因为资金监管,公司现金流入已经被全面切断了,不管是集团方面的收入,还是从客户方面获得的钱都切断了。“现在公司非常危险,我们不想骗大家,金融机构因为公司的舆情,甚至要求提前还款,还没有到期的债务也要提前兑现,宁愿不收利息。”

“我很负责任,坦诚告诉大家,下个月11月10日要发的工资,直到现在都没做进预算。”该负责人用十分郑重的语气表示,情况远比大家听到的、猜测的要严重得多。

在这个背景下,花样年集团各大区域陆续开始“瘦身”动作,西南区域启动最晚。一直没有跟集团上报离职员工名单的原因,是觉得公司没有资格去筛选哪些员工该离开,哪些该留下,“我们觉得应该把选择权交给员工。不逼人留下,也不逼人走。”

该负责人坦言,如果留下来,肯定会在更艰难的环境下承担更大的工作量,面对更多的工作压力,并且劳动报酬不确定。“不是我吓大家,因为今天的沟通会覆盖区域的每一个员工,肯定有人选择提前下船,留下来的压力会更大。但是我相信,如果真的选择留下,大家考虑的不是什么时候发工资,公司什么时候有好转的信号,以及到时候出去是否还能在行业里找到合适的位置,而是向死而生,要不然事情是干不成的。”

该负责人建议,如果一直犹豫没想好,觉得留下来压力很大,那就建议还是先离开。对于离职员工,西南区域给出的补偿方案是:尚在试用期之内,按照劳动法规定没有补偿;其他已经转正的员工,按照司龄 *系数0.7进行补偿,同时11月初会按时支付工资,赔偿会在11月底解决完,并且会按照主动离职的标准给大家提供离职证明、再就业的推荐信,人力资源的同事将无条件配合背景调查。

《国际金融报》针对该补偿方案的合理性,曾采访过盈科上海房产律师郭韧,对方表示:“按规定,劝退应该提前1个月告知,并给到N个月的补偿,现在是打了7折。目前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等于说降低了解除成本。”

录音中,该负责人表示,接下来不会再有“一对一”的沟通,虽然集团有标准,但不同区域补偿方案可能会有不同。因为优化员工涉及的资金需要区域自行解决,“我们根据自己区域实际情况,这是尽最大努力做出来的条件,如果离开同事比较多,到11月30号解决不完,将按照离职名单的顺序做优先分配。”

据了解,今年5月花样年就曾有过一波薪酬下调和人员优化,离职员工王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当时北京公司说要拿地,但实际参与不多,因为集团在资金上没有过多支持。“估计那时候就意识到有现金流风险吧。”紧接着,9月以来,标普、惠誉、穆迪等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相继将花样年控股的评级展望下调至负面。

不过,花样年控股实控人曾宝宝认为,正是因为标普大幅下调公司评级,才让公司遭遇“黑天鹅”事件,公司境内外融资交叉严重受限,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

02 管理问题也在暴露中

王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他在花样年只干了半年就辞职了,跟他同期进入的运营总监和投资总监也很快离职了。他说,这是他入行十年来“感受最差的一家公司”。原因是公司机制不够成熟,制度、体系不健全;管理层变化大,团队混乱,来一波新领导就换一拨人,内卷过重。“集团层面我不了解,但是在区域公司我看到很多人作为领导都不是在做事,感觉充满了官僚气、在搞人、在摆谱。”

据王强介绍,即使有机制,也未必真能按照所谓的机制执行,还有很多人为因素在里面。“花样年重金引入了不少职业经理人,整体薪酬水平都比较高,在行业里我认为可以和泰禾的薪酬媲美了,当然能不能拿到年终奖又是一方面。有些职业经理人的能力是有瓶颈的,在土地本就不赚钱的当下,他们也很难有所作为。”

花样年强调业务结果导向,之前在前期投资测算和尽调阶段并不完善,拿了一些不赚钱的土地,导致后期土地问题很多。此外,在北京拿的土地有些拆迁受阻,既找不到人接盘,也不好自己做开发。

10月11日,据上交所披露,花样年控股的信用评级以及公司债券交易机制发生调整:调整前,公司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18花样年”、“19花样年”、“19花样02”、“20花样01”、“20花样02”的债项信用等级为AA+;调整后,公司主体信用等级降为A,评级展望为“负面”,“18花样年”、“19花样年”、“19花样02”、“20花样01”、“20花样02”的债项信用等级也降为A,同时将上述主体及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录音被曝出后,《财经天下》周刊致电花样年西南区域了解详情,但电话并未接通。其实裁员消息刚出来时,花样年还在微信平台回应称,即便公司陷入目前艰难困境中,但至今选择留下的员工远大于离开的。同时承诺“保交付、保民生、保员工”的三大铁律不变,并用昆明好未来项目已交付,交房即取证的情况力证公司经营稳定,以增强市场信心。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