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船迟又遇打头风(船迟又遇打头风配个图)

船迟又遇打头风(船迟又遇打头风配个图)

嘉靖三十九年,嘉靖皇帝治下的大明王朝发生了几件足以影响朝局、影响民心的大事:国库亏空、宫中大火、入冬无雪。好多事情就是这样,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这接二连三的大事弄得人心惶惶,民间更是流言四起,“上无德,天震怒”的传言更是直指大明王朝的一把手——嘉靖皇帝和大明内阁的一把手——严嵩。

就像将自己置身于“田园盛世美梦”的乾隆皇帝一样,嘉靖皇帝绝不会承认因为自己的“无德”才引起了“天怒”,所以,他必须找人来证明。

掌管天象的钦天监监正周云逸,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时间来到嘉靖三十九年腊月二十九,东厂提督太监冯保质问被绑缚于午门的周云逸:

“最后问你一句,今年腊月为什么不下雪?”

周云逸则如此回答:

“朝廷开支无度,官府贪墨横行,民不聊生、天怒人怨!”

很明显,周云逸并没有给出能让嘉靖皇帝满意地回答,甚至还以官方身份坐实了民间传言。

接着冯保再次追问:

“是谁教你对皇上说这些话的?”

周云逸仍旧不松口,刚直回应:

“我是大明的官员,尽自己的责任,用不着别人教我。”

结果可想而知,冯保下令廷杖,周云逸被当场打死!

周云逸错了吗?

钦天监,表面上看是“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的所在,但在深信“天人合一”的封建皇权社会中,钦天监的另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利用天象变化,协助天子维护王朝统治。天有吉象,要想办法和皇帝联系起来;天有灾象,更要想办法和皇帝洗脱关系;但有天灾人祸、朝局动荡,更要想尽办法突出皇帝的圣德、掩盖皇帝的过错。

总之,钦天监监正周云逸最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嘉靖皇帝,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想尽办法维护嘉靖皇帝的权威和形象,安抚人心,稳定朝局。

很明显,周云逸并没有做到其所言——“我是大明的官员,尽自己的责任”。周云逸的后台到底是谁,我们不必理会,我们只需要从周云逸被杖毙的结果中得出这样一个教训:摆正自己的位置,并在自己的位置上发挥作用,表现出应有的存在意义;否则,下场会很惨。

当然,就周云逸“死谏”的表现来看,他应属“刚直铮臣”行列,只是他忘了自己所处的具体环境,忘了所面对的对象,更忘了这种“死谏”非但起不到任何积极影响,反而会牵累当时的清流官员。如果当时的清流领袖不是裕王,如果嘉靖皇帝非要追查到底,清流官员即使不被连根拔起,也肯定会大伤元气。

更重要的是,如果周云逸的言论流向民间,人心惶惶、天下动荡,一旦动摇了朝廷的统治根基,周云逸又会落得何种身后名声?

“铮臣”可以做,耿直的脾气可以有,但要分时间、分环境、分对象。不管不顾、埋头向前,那叫“缺心眼”

将周云逸杖毙的命令,究竟是来自嘉靖皇帝的命令,还是冯保为逢迎上意的用力过猛,我们不得而知;从后面的剧情发展来看,两者似乎皆有之。

嘉靖皇帝,容不下这样的钦天监监正;冯保,则需要努力表现自己,以求能够迅速成为司礼监秉笔太监。

这里,我们需要对“司礼监”这样一个特殊的权力机构,进行简要介绍:

司礼监,内廷宦官机构,与外朝的内阁相对应,内阁的政令、票拟,必须经过“司礼监”批红才能生效,基本相当于皇帝的“代言人”

《大明王朝》中的“司礼监”基本能够代表历史上的“司礼监”,拥有两大作用:牵制并监督内阁;监督和控制朝廷机构的运转。总之,“司礼监”直接对皇帝负责,服务并绝对忠心于皇帝。

“掌印太监”吕芳,即为“司礼监”的一把手;吕芳下面,就是陈洪、黄锦等“秉笔太监”。而开局出现的冯保,只是“提督东厂太监”,尚未进入“司礼监”

所以,冯保需要努力表现,做出成绩给嘉靖皇帝看,以求尽快进入“司礼监”,成为“秉笔太监”

周云逸便杖毙以后,老天仍未降雪,嘉靖皇帝便下达了这样一道谕旨: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从新年初一到十五,朕一个人在玉熙宫斋戒祈雪。

嘉靖四十年正月十五,天降瑞雪,冯保第一个站了出来:

“天大的祥瑞啊,我这就给皇上去报喜,然后去司礼监。你们这帮奴婢都给我听着,在我向皇上报祥瑞之前,谁要再敢胡咧咧,我立马把他往死里打!”

这场大雪,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既能彻底扭转于朝廷不利的舆论局面,又能彰显嘉靖皇帝的圣德。这场大雪对于冯保而言,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压制其他声音,自己第一个向嘉靖皇帝报喜,而后趁机讨赏,或者嘉靖皇帝一高兴真就让距离“司礼监”仅有一步之遥的冯保实现了梦想。

于是,冯保开始作死了!

冯保错在哪里了?

来看“掌印太监”吕芳的“讽刺”

“我还以为皇上一高兴,就让你进了司礼监呢?”

再来看“秉笔太监”陈洪的“添油加醋”

“是啊,我们这些人是该挪挪地儿了!”

谁都知道向嘉靖皇帝首报祥瑞是一次加官晋爵的大好机会,但冯保忘了自己和嘉靖皇帝之间还隔着一个“司礼监”呢,这是典型的“越级汇报”

任何组织机构都有自己的规则约束,更何况“司礼监”这样级别的权力机构,想要机构平稳运转、有效控制机构人员就要求每位成员都必须遵守规则。一旦有人打破这个规则就必须予以严惩,以儆效尤。

同样,嘉靖皇帝想要牢牢掌控“司礼监”,掌控整个内廷乃至整个大明王朝也必须遵守规则,对于那些敢于出头、敢于打破规则的人予以严惩,杀鸡儆猴。

冯保,没被嘉靖皇帝处置,说明他知道吕芳不会放过他;如果吕芳再不给予冯保处置,陈洪、黄锦等人又该如何对待这个眼里没有自己的家伙。

于是,冯保在雪地里一直跪到被冻僵,跪到差点见不到当天的太阳!

同样,冯保的惨痛教训也告诉我们了一个道理:摆正自己的位置,你不光有主要领导,还有分管领导,还有主管领导,逐级上报,按照每一级领导的指示办事才能驶得万年船。

同样是报祥瑞,相较于冯保差点被冻死的非理性操作,我们再来看下“本剧大妖怪”——吕芳的操作:

“告诉他们,这雪是我大明朝的祥瑞,让大家伙都起来报祥瑞,声音越大越好!”

既然是嘉靖皇帝“有德”感动了上天,让上天降下瑞雪,自然是越多人知道,声势越大越好;更重要的是,嘉靖皇帝听到满宫的“报祥瑞声”,也立马会认定只有吕芳才有这个权力命令满宫沸腾、大报祥瑞。

这就是“老狐狸”“生瓜蛋”的区别,就是处理问题方式不同而导致结果迥异的最有效证明。

首报祥瑞,算什么;能让所有人感知皇帝圣德,才是真正的大功劳!

这里,吕芳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明确了自己的责任:

身为司礼监的一把手,吕芳必须一碗水端平,不管谁破坏了规矩都必须予以严惩,哪怕对象是自己的干儿子;

同时,身为嘉靖皇帝的奴才,吕芳还必须忠心于皇上、服务于皇上,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以维护皇上的正面形象为基本工作原则。

所以,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贵在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否则,被杖毙的周云逸、被冻僵的冯保就是例子!

(本文仅基于《大明王朝1566》具体演绎情节和人设解析,并不以历史史实为依据,个人观点,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