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北上广曹县是什么梗(北上广临是什么梗)

北上广曹县是什么梗(北上广临是什么梗)

到底什么叫做“北上广曹”?

继丁真之后,又一个“一人带火一座城”的故事,在山东曹县上演。

“跟我私奔吧,趁曹县夜色正浓!”

“奔到哪里去?全宇宙就没有比曹县更好的地方。”

这琼瑶剧般的一问一答,如果你没看懂,很可能只有一个原因——村里忘了通网。

“宁要曹县一张床,不要上海一套房。”

“山东不能失去曹县,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坦白讲, 书单君第一次看到这些句子,也是一头雾水:“啥玩意儿?”

“曹县”这个梗,源于一个短视频网红博主,名叫“大硕的”,山东菏泽曹县人。

他在每次喊麦开始或者结束时,都会操着一口山东曹县的口音,来上一句:“山东菏泽曹县,牛批666,我勒宝贝”。

或许是口号过于夸张、戏谑,极具魔性。短短几天,曹县接连占据各大短视频平台热搜。

还有人把曹县的和人口和GDP,轮番与上海、纽约等世界大都市PK。这也让曹县进一步出圈,人称——“宇宙中心”、“北上广曹”。

和丁真的理塘以“美”出圈不同,曹县的火爆,似乎充满着浓浓的“土味”。

也因此,有一小部分人觉得“低俗”、“无聊”。甚至有些曹县本地人,都觉得“有损县容”。

平心而论,“曹县梗”土吗?

也许在当今的互联网审美里,确实是土味十足。

但如果你觉得曹县的出圈,真的只是凭借着这样一句土到爆的口号,那就大错特错。

视频一分钟,曹县十年功

事实上,这不是“曹县”这座城市第一次走红。

早在2017年,日本一个名叫《不可思议的世界》综艺节目里,就报道了中国的山东曹县。

90%的日本棺材,都来自于中国山东的曹县。

怀着惊讶的心情,节目组的人亲自跑去了曹县一探究竟。

当时,曹县的棺材产业,已经非常成熟。不但企业规模大,而且每家工厂都有一条标准化的生产线。

其精细化程度,就连有着以细节著称的日本人,也为之赞叹。

临走时,节目组的人,还主动邀请曹县的厂家们录了一段话,其中一句是:

“希望日本的大家,都来买我们做的棺材!”

当时,一名来自《山东商报》的记者,看到曹县人站在日媒镜头下的这一幕,头脑中涌现出的词语,和今天的书单君想到的一模一样:

“魔幻”。

曹县确实有牛的资本,但这还只是其一。

曹县登上热搜之后,微博大V @卢诗翰发了一条微博。在这条微博里,他将曹县的火爆,看做一个经典的“细分垂直领域切换赛道,暴打各路新兴玩家”的案例。

他口中所谓的新“赛道”,正是汉服。

前几年,国内所有的汉服,基本都产自杭州、广州、成都三个地方。

这些地方,要么是电商的发源地,要么制造业发达,要么是网红聚集地,有市场、有品牌,也有制造能力。而且愿意花钱的人还多。

但谁也没想到,新的玩家——曹县出现了。

按照@卢诗翰的分析,上面说的那几个条件,曹县一个都不占。

那它为什么会弯道超车呢?

还是归功于曹县的老本行——棺木产业。

棺木产业的其中一环,是做寿衣。设计、打版、缝纫加工,这一整套的产业链,曹县都有,而且手艺传承了上百年。

当地居民眼尖,发现做汉服也是一套逻辑后,果断抓住机会入场,运作起来那叫轻车熟路。

当时,国内汉服的价格普遍在300-500元,甚至有些知名的品牌,起步价就3000。

因为价格贵,汉服和JK制服、洛丽塔一起,被戏称为“破产三姐妹”。

但曹县做汉服,简单粗暴,价格直接拉到100元白菜价。

反正有能力生产,“什么风格我不懂,就是便宜还量大。”

据《2019汉服产业报道》表示,41.78%的汉服消费者都会选择100-300元的价位,而这一价位的汉服,基本都来自曹县。

到2021年,曹县原创汉服销售额,更是占到全国同类市场的三分之一。

去年春节,受疫情冲击,曹县县长梁惠民甚至穿上了一件红色对襟大袖衫,直接在直播间为曹县的汉服代言。

“县长真美”、“爱了爱了”、“想和县长去逛街”······160多万观众的直播间里,充满了赞美的话,半小时就卖出了3000件。

俗话说:“小红靠捧,大红靠命”。

曹县大火,其中当然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但也离不开它长期以来的默默积累。

一如人民日报对“曹县刷屏”的评论:“走红,是给有准备的城市。”

曹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躺在中国贫困县的名单里。

而在众多网友评论中,有一条最让书单君触动:

“曹县的出圈,最厉害的点在于,让我们看到小县城也有露脸和不被鄙视的权利。”

毕竟比起“北上广”,或许像曹县这样的三四五线小城,才更加能代表中国城市的底色。

“曹县梗”里,绝不仅仅是调笑

与以往不同,曹县梗的火爆,虽说也充满了土味。但这一次,几乎大多数网友的反馈都是正面的:

它看起来,更像是一起全民共情。

在曹县县长梁惠民的公开回应里,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近期曹县的)短视频比较火爆,有正面宣传,也有哗众取宠的,甚至出现了“北上广曹”,这是网络上的调侃。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里面至少表现出两层意思,一是大家非常关心来自家乡的消息,关注家乡的发展;

二是家乡的变化确实大,甚至有点让大家不敢相信。”

“家乡”。

也许正是对于“家乡”的情怀,北上广写字楼里的精致白领,三四线工地上搬砖的务工者,保持了步调的基本一致。

毕竟,推己及人,谁不想让自己的家乡火一把呢?

微博网友@窗里云来2333留言:

“我们县要是有曹县的热度我会开心死”!

哲学家韩炳哲在他的《倦怠社会》中说:

现代社会是一个“肯定性社会”。

肯定性社会不断强调“我可以、能够”,使得个人进行自我驯化,进而追求诸如功绩、精致、主流之类的“肯定性元素”。

在他看来,不断追逐精致,很容易让个体产生审美疲劳。

而反主流化的“土”和“丑”,有时候是我们个人情感宣泄、缓解压力的出口。

“曹县梗”之于我们,不正是如此吗?

除此之外,书单君认为,“曹县梗”的走红还有另一层意味。

几个月前,我一个互联网大厂的朋友告诉我,他在考虑回老家的小城镇落脚;

而我们另一个共同的朋友,从毕业就留在了家乡。几年过去,他说他早已习惯了那些平凡的日子。

疫情以不可阻挡之势,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很多人发现原本因高薪和高品位产生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原来除了那些金字塔最顶端和最底端的人以外,绝大多数不同地域、不同收入、不同审美的人,其实都没差。

996、打工人、内卷,当整个社会的压力扑面而来,谁都没空在意什么精不精致。

于是这一波人,越来越容易达成一些新的共识。

比如,开心才最重要。

比如,我们都很渺小。

正如我想起前不久《吐槽大会》里的大张伟。

这个看上去最没正经的综艺咖,却讲了一句让人觉得最清醒的话:

“谁也别吐槽互相看不起,其实小丑就是我们自己”。

撰稿:笔下长青

编辑:地中海螃蟹

主编:林尉

图源:图片来源于网络

部分参考资料:

三言财经 《曹县为什么突然火了?》

视觉志《日本90%棺材来自中国,山东这个小县城欠一个热搜!》

B站up主@厂花蛋蛋姐《“现象级大都市”山东菏泽曹县,到底凭什么?》

新传考研小小班《土味广告刷屏,土到极致就是潮了?》

韩炳哲《倦怠社会》

微博@卢诗翰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