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环球时代影城(大庆环球时代影城)

环球时代影城(大庆环球时代影城)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胡琛

远眺北京环球影城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北京环球影城迟迟未开园,一批专注宣传环球影城内容的自媒体、营销号的素材开始告急,陷入“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

8月5日,时代财经看到不少相关账号明显放慢了更新速度,例如有32万粉丝的“凤妈带你玩环球”,从今年5月底开始围绕环球影城热点话题、打卡攻略、热门项目等内容发布一系列短视频。但最近,其更新频率已经迅速下降,关于北京其他免费景点的内容增加,甚至还承接广告。另一个拥有18万粉丝的抖音账号“环球大玩家”,也是如此。

不过,时代财经在进一步采访中了解到,在世界第五个、亚洲第三个环球影城——北京环球影城成为营销号流量密码的背后,还蕴含着更多的商机。

开园时间或延期,营销号也安静了

7月中旬,北京环球影城因“商业街98元天价奶昔”被推上热搜,引来争议一片。北京环球影城公开表示,由于出售该奶昔的餐厅定位高档,因此价格较高。之后在多家媒体陆续发布商业街全面探营文章后,舆论才慢慢回归平静。

但无论是“实红”,还是“黑红”,北京环球影城正在成为网红们的 “流量密码”。

北京环球影城从来不缺热度。目前,其所在的北京环球度假区,在抖音“北京游乐场人气榜”排名第1,点击“想去”的收藏人数达36.6万。

图片来源:抖音截图

今年5月以来,随着北京环球影城“内部压力测试”的展开,在国内短视频平台上,关于环球影城的内容明显增多。多个以“环球影城”为噱头的网红,在抖音、快手、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涌现,并通过分享打卡攻略、解答热门话题来“吸粉引流”。

按照北京环球影城开业规划,在内部压力测试完成后,8月就可以进入试运营阶段,即对公众有限度开放。但随着国内疫情反复、进出京的政策日趋严格,且不允许举办大型聚集性活动,北京环球影城的试运营、开园时间也变得不都不再明朗。8月6日,时代财经向宾客服务、客户联络中心发邮件咨询,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此前《北京日报》报道称,受疫情影响,很多北京环球影城国外供货商的进口单据及报关信息发生延误,严重影响灯具等备件类产品及强制性产品认证免办申请工作。

8月5日,曾在北京环球影城工作的毛武(化名)对时代财经表示,园区内项目首先要经过外方设计部门测试,之后是国检,即80个小时的无载客空转,再之后是中方运营部门测试。目前多个设施卡在国检阶段。

北京环球影城开业按下暂停键,对本已素材稀少的营销号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因此,粉丝较多的环球影城垂直账号,有的转借其他旅游打卡地来保持内容的稳定输出,有的开始隔三差五承接其他娱乐景点的广告。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因北京环球影城而起的账号们,发布的内容质量参差不齐,甚至不少在“浑水摸鱼”。

李淼(化名)是环球影城的资深玩家与爱好者,从美国洛杉矶到奥兰多,再到日本的大阪,全部玩了个遍。在他看来,网红们的目的是吸粉与逐利,而非真心热爱与专业。

“以侏罗纪这个IP为例,北京环球影城以侏罗纪世界为场景打造,并非侏罗纪公园,且不是水上项目。”8月5日,李淼对时代财经表示,这些账号在打卡攻略中直接搬运了国外环球影城的视频素材,“忽悠”大家。

此外,在小红书上,有账号为追求点击量,在博文的封面图上选用北京环球影城的外景照,而其他图片则混杂了国外环球影城的内容。“在北京环球影城的哈利波特魔法世界,没有对角巷、古灵阁、国王十字车站,别被网红营销骗了。”

视频素材少,是营销号搬运国外环球影城内容的主要原因。去年11月,北京环球影城一段宣传视频直接“翻车”,几个土味DJ在虚拟园区的“现场尬舞”,让众多网友表示已经被环球影城“劝退”。

“北京环球影城有视频拍摄与剪辑部门,但成片效果一直不好,之前内部有看过宣传样片,但反馈都不好,开园之后的宣传片,可能会外包给专业团队运作。”毛武说。

时代财经了解到,最近一些关于北京环球影城的视频,开始被下架。“我这几天在抖音上被封了4个视频,具体原因现在都不知道,可能是因为版权问题。”北京一位旅行社从业者8月5日对时代财经说,官方不希望网红、旅行社去蹭北京环球影城的热点,可能怕被“宣传歪了”。

环球影城也是“财富密码”

环球影城与迪士尼乐园,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两大主题乐园品牌,分属康卡斯特公司(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母公司)与华特迪士尼公司。

目前,这两大主题乐园又分别落地中国的两大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形成了“一南一北”两大主题乐园的市场格局。与上海迪士尼乐园一样,北京环球影城无疑也是一座能够被不断挖掘的“金矿”。

从规划来看,北京环球影城有小黄人乐园、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侏罗纪世界努布拉岛等七大主题景区,一期占地159.57公顷,预计每年接待游客量在1500万人次左右;二期还计划建设包含中国元素的主题公园,引入中国文化和孙悟空等IP;三期计划建设水上乐园。

巨大的娱乐产业项目,带来巨大的商业机遇与流量红利。云飞(化名)是北京通州本地人,受疫情影响,之前做境外旅游的他,开始想靠北京环球影城的地接(为外地旅行社组织的旅行团提供接待服务)再寻发展。

从5月开始,云飞通过抖音和小红书介绍北京环球影城及其周边。与他大约同一时间,一批批同类社交账号与网红开始出现。

云飞于8月5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在关注北京环球影城的网红中,有一部分是自媒体,他们为了涨粉来蹭热度,之后再通过卖旅游类广告实现商业变现;而另一部分网红背后其实就是旅行社,未来也会走上直播带货的路;在“吸粉”的网红中,还夹杂着为了更大利益的营销号,背后可能就是黄牛(票贩子)。

按照已经开业5年的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先例,围绕开园在即的北京环球影城,网红、营销号们除了带货之外,还有很多生意可做。

2016年,上海迪士尼乐园开业。当时,乐园最高峰时每秒售出4000张到5000张门票,官方网站点击量半小时内超过了500万,导致票务系统出现间歇性故障。有黄牛甚至在网上将一张开园门票炒到了4000元以上。

这5年时间,黄牛几乎充斥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各个角落:黑导游、项目代排队、山寨纪念品销售、烟花秀代占座、周边商品代刷卡等,都频频被游客与媒体吐槽,甚至引来执法部门介入。

和上海迪士尼类似,今年3月,一位谎称为环球影城票务代理的男子,试图以800至1000元不等的价格销售入园受邀资格,后被北京通州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不过,毛武透露“北京环球影城很多领导、员工都是从上海迪士尼乐园‘跳槽’过来的,相信迪士尼这些年在中国走过的弯路,北京环球影城会引以为戒。”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