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化州租房(化州租房信息)

化州租房(化州租房信息)

浙江杭州淳安两租客带走9岁女童后在宁波自杀身亡,女童章子欣的下落仍然不明,案情扑朔迷离,租客身份成为谜团之一。

此前报道回顾:

急寻!9岁女童6天前被两租客带走后失联,警方:租客双双自杀,女孩未找到

杭州女孩失踪案诸多细节令人费解!家属:租客曾问家庭情况,女童或被拐卖过

象山海岸线发现失联女童市民卡!警方将调查两租客自杀地寻更多线索

带走女童的男租客

15年前儿子还未出生就离家

象山县公安局通报显示,两名租客分别是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根据此前女童父亲曝出的身份证信息,梁某华本名梁邓华,1976年出生,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章子欣与2名租客

7月10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六堆村村支书彭先生,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大墩坡村是六堆村的一个自然村,因为与梁家相距太远,梁邓华的情况他不太了解,只知道梁邓华之前在家务农,大概15年前离乡。此次事发后,他接到了事发地派出所一名陈姓警官的电话,让通知家属去宁波处理,他就通过村民小组通知到了梁邓华的哥哥。

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彭先生介绍,梁邓华家中有三兄弟。梁文化程度低,为小学文化,一直以打工为生。他表示,印象中梁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有家室,与妻子育有一儿一女,“一次吵架中,妻子烧了结婚证”。“儿子在读初中,女儿没读书了。”彭说,前述谢某芳并非他的原配妻子。

7月11日下午,梁邓华哥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梁邓华离家前在村里养鸡,与妻子结婚以后有两个孩子,大女儿2000年出生,儿子2004年出生,女儿和儿子由爷爷奶奶带大。现在儿子正和自己一起在宁波处理善后。梁邓华离开村里的时间是2004年,当时儿子还没有出生,儿子后来也没有见过父亲。梁邓华离开家以后就再也没有跟家里联系过,过年也没有回家过。现在他与妻子没有办理离婚手续,但是妻子已经“改嫁”。至于梁邓华与谢某芳什么时候认识,哥哥并不知情。

对梁邓华在外的经历,其哥哥知之甚少。他表示,只知道梁邓华离开家以前在村里欠过钱,但具体数额不知道。离家之前,弟弟没有什么精神障碍,没有进过传销。

宁波海域发现疑似失联女童浮尸?

救援队:那是谣传

今天(7月11日),有媒体报道,一名姓谢的男子称7月8日早上在浙江宁波松兰山龙凤码头附近海域看到过疑似失联女童(被租客带走后失联至今的章子欣)的浮尸,目前已经报告给警方和搜救队伍。

据该报道,谢某称自己仅看到了浮尸的下半部分,上半部分是沉在水里的。他还称,看见的目标物穿着一条橘黄色短裤,一双黑灰色女式凉鞋。报道中谢某表示,由于距离目标物约有二三十米远,自己也无法完全确认究竟是人体模特还是浮尸。至于为什么没有靠近确认,谢某称因为船家很忌讳。

今天下午4时许,象山野狼救援队励队长告诉红星新闻,他们并未受收到相关线索,“我们就在现场,大家在外面来来往往搜寻,如果有相关线索我们肯定都会知道了。那是谣传。

据公开报道,目前已经使用了的搜救工具包括无人机、快艇、声纳等。另据《南方都市报》,目前各界救援力量在海岸线两侧、海域、周边山上和草丛中不断搜寻。早些时候,救援队伍通过声纳对海域进行探测扫描,使用快艇对海面进行搜寻,同时有一波搜救队员对搜寻范围的山地、草丛展开地毯式搜寻,均未发现女童线索。

今天,章子欣姑父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在获悉相关报道后,他第一时间前往办案民警处核实,民警对其称未接到相关报警信息。王先生说,“可能有人喜欢爆这样的料吧,也不等我们核实。”

网友质疑女童母亲

遭女童父亲否认

事情发生后,不少网友对于失踪案件表示“太诡异”,网络上甚至有网友怀疑,会不会是久未露面的母亲所做的“一场策划”。

对此,孩子父亲章军否认,“我昨晚也看到了网友的各种评论,甚至有怀疑我前妻的怀疑我父母的,我觉得这些想法都太荒唐。所以昨晚回到住的地方后,我联系了前妻,告诉她孩子失踪了。我不是替她说话,我觉得这事和她(前妻)没有关系。这一点我也和警方说了。”

至于为什么会在女儿失去联系的情况下还去离婚?章军则称是因为没有把事情想的那么糟糕。

“6日中午11点的火车我从天津过来,站了20个小时才到杭州,那时候已经是7日凌晨了,杭州的姐夫开车带我回老家,我休息了几个小时,心想这段感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办理手续只要个把小时,就先去办理了手续。”

女童母亲发声

“不认识租客”

7月11日中午,曾女士告诉澎湃新闻,章军比她大十岁,两人在杭州打工认识,2010年生下女儿章子欣。章子欣是独生女,小时候由她带大。不过,自曾女士2015年前往广东打工后,至今再未见过女儿一面,“中途打过电话,没见过。”

曾女士称,她在广东打工时仅在东莞一地,未去过化州(注:带走章子欣的两名涉事租客的户籍地),也不认识两名租客,更不知道两名租客为何要将女儿带走。

曾女士表示 ,章军的脾气不好,“经常家暴”,夫妻感情破裂后,她决定离婚。本月初,曾女士先从广东回到重庆市巫山县老家,再跟着舅舅去了浙江淳安。7月8日,她和章军在当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曾女士称,她到淳安后,曾向章军提出见女儿一面,但被章军拒绝。“他说我离家这么多年不回家,孩子恨我,不让我见。他当时没跟我细说孩子是被谁带走的,我还以为是他不想让我见孩子。”

直到曾女士辗转回到老家,她才从亲戚发来的信息中知道女儿失联的事情。当被问起是否准备前往浙江时,曾女士告诉记者,她暂时没有过去的计划,她称当地交通不便,“我刚从那边(浙江)回来,我也很想孩子,我去了也找不到人啊。”

淳安县婚姻登记处:

8日女孩父母的确去办离婚,

两人都很冷静,全程没有争吵、没有聊起过孩子

今天,记者从淳安县婚姻登记处了解到,7月8日上午子欣爸妈前去办理了离婚手续,进行协议离婚。

工作人员说,早上女方先过来,询问离婚需要的手续后,跟男方一起带着身份证,户口本等材料前来办理离婚手续。

在两人的离婚协议上写明,两人2013年5月登记结婚,无共同债务,无共同财产,女儿的抚养权归男方,女方自愿出抚养费直到孩子18岁。

“两个人都很冷静,全程没有争吵。工作人员说,由于临时去准备离婚协议,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办好离婚手续临近中午时办完手续,整个过程中,他们都没有聊起过孩子。

当地目击者:小孩衣服很脏,

两大人不愿花50元买衣服,

说不是自己的孩子

蓝豚水上救援队长鲍幸丹参与了这次救援,她的本职工作是游泳教练。巧的是,她的一个游泳学生的家长,在象山丹城开服装店,认出来这对租客带着女孩曾到她店里买衣服。

当时是7月7日下午,店主当时印象深刻的是小女孩身上衣服很脏,两个大人问象山港路怎么走。

后来店员推荐了一件50元的衣服给女孩,女孩还很开心,但问了价钱50元,租客说不买。店主很奇怪,这么便宜为什么也不买?后来这对大人说女孩不是自己的小孩,是亲戚家的孩子。店主看到新闻后曾反复比对男租客穿着样貌,很肯定就是他。

这个信息今早已经提供给警方。

目前共有8支民间救援队伍100多人,象山县水利和渔业局组织了3艘船只近20人投入搜救。

网约车司机:

孩子和男女租客有说有笑

看起来很开心

记者找到了网约车司机,当时三人打车到象山。司机姓郝,他说:“看上去他们之间很熟的。”孩子上车后,和男女租客有说有笑,男女租客之间讲广东话,没有对孩子呵斥等,孩子看起来也很开心。

租客的房间,

今天已经被警察暂时封锁

昨天记者进入到了租客的房间,里面有少许一些衣服和自己的用品。别的没有什么东西,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物品、照片。

今天租客的房间,已经被警察暂时封锁起来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实习记者 吴阳

综合澎湃新闻、都市快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