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后厂村(后厂村互联网公司)

后厂村(后厂村互联网公司)

文 | AI财经社 王恩群

编 | 张硕

“没了网约车,现在就是灾难,太可怕了。”

望着停在路口的近30辆出租车,仍然打不到车的百度员工李哲,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这是9月10日晚上11点,滴滴宣布夜间停运后,后厂村迎来的第一个工作日。按照此前公布的整改措施,9月8日到9月14日,滴滴出行将暂停深夜23:00-次日5:00时间段的出租车、快车、优步、优享、拼车、专车、豪华车服务,进行安全大整治。

后厂村是一座孤岛,在地理位置上,它远离繁华地段,没有生活气息,园区内近乎没有公共休息空间。一栋栋窗明几净的楼宇间,扎堆聚集了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们,除百度外,还有腾讯、网易、新浪,当然还有滴滴。

后厂村的夜晚,来得比周围要晚。晚上7点半从西北旺地铁站出来,人流明显减少。附近居民已经跳起了广场舞,私家车在马路边摆放整齐。步行半个小时,从后厂村路破败的平房旁走过,就可以看到远处灯火辉煌、设计新颖的科技园区,整个园区还处于繁忙的工作状态,给人穿越的感觉。

偏僻的位置形成了这里独特的打车文化。不管你要去地铁站,还是去附近最大居民区回龙观,至少都要3公里的距离。交通成了这里最头疼的事。尤其是在夜晚,互联网公司独特的加班文化,使得这里一直是打车难的重灾区。

后厂村的9点打车高峰

晚上9点,后厂村迎来第一波下班潮,园区的人开始增多。

一位常年值夜班的保安告诉我,附近公司晚上9点后打车公司都会报销,“谁不愿意在食堂吃个饭,加个班,舒舒服服打车回去呢?”

在百度工作的李哲印证了保安的说法。尽管有班车,同事还是愿意打车,“打车报销,送到家门口,还舒服,班车能送到家门口吗?”

夜晚9点过后的后厂村路上,目之所及50%的车都是出租车,剩下一半的车里,还有相当一部分首汽约车。后厂村的道路狭窄,大多为双向单车道,一旦前方出租车司机停下接送人,后面的所有车就必须等着。

在促狭的交通中,在网易工作的张洋打到的车在2公里之外,她等了将近20分钟。

从新浪疾走出来的一位姑娘边看手机边看车。她跟朋友约了一个附近并不远的地方,快要迟到了。从办公室开始打车,一直等她走到路口,都没有司机接单。出租车司机周师傅向我解释,一看就是距离太近,没人愿意拉。

她先后询问了3辆停在周围的出租车司机,并没有人愿意接单,滴滴出行APP依然无司机应答。她在路边招手停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和司机交谈之后,又被司机阿姨拒绝下了车。

在采访的十几个人都普遍表示,在后厂,晚上9点打车起码要打10分钟,再等司机过来,半个小时就没了。在后厂同时下班的人太多了。“整个园区好几万人,九点下班的多少人,得有多少人打车?”

在中国最具互联网氛围的园区,一切都可以通过网络解决,打车也是如此。李哲告诉我,在这里的路边招手打车成功率大概在10%,员工已经习惯了在手机上操作一切。

他的说法得到了司机周师傅印证。他告诉我,这里近乎没有私自出来拉活的私家车,“都手机上打车了,那种拉不到活”。

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在北京,注册出租车将近7万辆,单靠出租车绝对满足不了这个繁忙城市的打车需求。

如果在9点钟的时候,尝试使用了滴滴打车,目的地相对较远的话,打车很容易。在附近4公里范围内,打到车的时间就会多出几倍。一位从网易匆匆走出的程序员小哥告诉我。平时的时候,打滴滴也相对比较麻烦,他都是在办公室提前把车打好。

9点之所以成为后厂村出租车最“紧俏”的时段,还有一个原因是公司提供的车补。后厂村的多家互联网公司都有有晚上9点下班打车报销的制度。在百度,晚上9点之后打车可以报销。百度和首汽约车合作,在公司员工自己的应用里,就可以选择首汽约车。

即便是这样,打车还是困难。一位百度员工说,他们公司有自己内部拼车,开车上班的同事也愿意载几个顺路的同事。

接一单顺路车回家

后厂村加班文化盛行,常年值夜班的保安小刘告诉我,园区12点下班走出来很正常,最晚的都到凌晨四五点。彼时后厂村的灯光还尚未熄灭,李哲告诉我,11点左右,起码还有一半的同事在工作岗位上。

晚上10点58分,从新浪走出的一位员工习惯性地打开了滴滴,尽管还剩两分钟,他的滴滴却已经显示停运的消息。不得已,他开始在首汽约车和嘀嗒出行之间来回切换,仍然打不打一辆车。

一位网易的员工开始在路边招手叫车。此时已是11点半,紧张穿梭在后厂促狭道路上的出租车司机,没有停下。在路边司机的安利下,她第一次下载了嘀嗒出行。

她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在回龙观。在后厂村工作的很多人都住在回龙观。司机告诉她,单独把她送过去,一共二十来块钱,再空车跑回来,耽误时间不说,赚不到钱。司机建议她再找一个同事,两个人坐一辆车,每人给他一份钱,这样他愿意去。遭到拒绝后,司机愤愤地说,那您慢慢等吧。

她又下载了首汽约车,在两个APP间频繁转换。大约15分钟后,她打到了车,距离她4公里,而她要去的地方,距离她也只有4公里。

实际上,晚上11点之后,停在后厂村的出租车仍然很多。在百度大楼附近的十字路口,可以清晰看到尽管人流减少,出租车却足足有30辆之多。司机躺在车上抽烟,操作多台手机,订单传来的声音此起彼此,鲜有人接单。

一位司机告诉我,已经这个点了,停留在附近的出租车大多只想“接一单顺路车”回家。碰到小单子或者路程相反的订单,他们往往不会接单。

出租车司机周师傅和多数司机一样,身上揣着俩手机,订单时刻响起。在我与他攀谈的半个小时内,每个几秒,就会有订单在平台上出现,但他一般都不会去抢。不管是滴滴还是首汽,他都只接顺路回大兴的单子。

夜色渐浓,尽管在路边等待乘客的司机很多,但是单子还是不好接。出租车司机希望能够接到大单顺路回家,而后厂村的人只希望能够快点回到附近的家。在路口此起彼伏的订单声中,司机们一刻不停地刷着手机,接单很少。

我曾使用嘀嗒出行测试,距离较近的回龙观,打车根本达不到,司机告诉我,太近了,没人愿意去。早在之前,司机周师傅就向我展示,一个3公里路程的乘客因为打不到车,逐渐开始加钱,本来20块钱左右的单子,一直加到30块钱,才有人抢。

“你说我花3.5公里,去接一个2.5公里的人,完事儿,我再空车开3.5公里回来,就为了赚那十几块钱,值得吗?”这也是司机不接小单的原因,平台解决这种问题只能指派,乘客等待很久之后,平台会指派一辆较远的车给他。

李哲在11点左右走出百度大楼,他经常在这个时间点打车。据他介绍,他要么就很早就走,要么等到11点再走。8点到10点多是后厂打车最为困难的时候,他等待的时间通常需要30分钟。9月10日晚上11点再走出公司大楼时,他的滴滴不能用了。

在几个临时下载的出行APP之间切换后,李哲仍然没有打到车。他住在附近3公里左右的居民区,等待15分钟后仍然打不到车的他决定走回去。他的脚最近受伤了,走回去大约需要50分钟。李哲无比怀念拥有滴滴的日子,平台派单,很少出现等这么久的时刻。

我与李哲分别半个小时后,在一个路口又遇到了他。他说脚疼,不想走了。决定再打车。在过去的半个小时里,他打到了一辆首汽约车。尽管此刻在他面前停着大约15辆首汽约车,他打到的车还是距离他有7公里。

又等了将近20分钟后,他终于上了车,离别时他告诉我,就这工夫,他早走回去了。

入夜12点半,百度大楼熄灭了它将近三分之一的灯光,网易、新浪人群散去,转身向东,滴滴总部已经望不到一个人,工作区域加班的人也少了,仅剩下一排亮着灯的窗子,却望不见一个办公的人。

在楼下的便利店,店员在专注地玩游戏,滴滴楼下的保安,坐在值班厅里无聊地看着视频,稚嫩的脸庞与年龄极不相称的保安服,使得他并没有后厂村其他保安的霸气。他来自山东,今年17岁,刚出来工作四个月,深夜空无一人的时候,他说他也会想家。

抬头看着楼上零星亮着灯的窗子里飘出的灯光,我问他,想不想到楼上工作。他低下头,小声地说了一句“没本事”。

或许初中辍学的他,看不懂楼上窗子里的横幅中“All In 安全”究竟是什么意思吧。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