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房产资讯

深圳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安远威视科技有限公司怎么样)

深圳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安远威视科技有限公司怎么样)

乐居财经 林振兴 发自杭州

监管层的问询仍未停歇,“杭州一哥”滨江集团连续两年“喜提”深交所问询。

6月8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对滨江集团(002244.SZ)2019 年年报发出834字的问询函,要求其在6 月 12 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有关部门,同时抄报浙江证监局上市公司监管处。

首先,深交所关注到滨江集团与深圳市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安远控股”)的一笔借款纠纷,并要求结合拟合作项目的具体情况,说明借款决策是否足够审慎合理。

早在四年前,滨江集团与安远控股携手共同合作深圳龙华区安丰工业区地块城市更新改造项目(简称“安丰工业区改造项目”)。这也是滨江走出杭州、迈入深圳的第一步,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2016 年 11 月,滨江向安远控股公司借出资金 11.6 亿元,包括以8.6亿元收购《光大信托-安远集团单一资金信托》项下信托受益权,并另行向安远控股提供一笔3亿元的资金支持。

然而不到两年,双方关系正式破裂,滨江集团演变成了债权人。2018年4月,滨江集团发布诉讼事项公告称,因与安远控股之间安丰工业区改造项目未能推进,公司已经决定退出该项目合作,并要求安远控股归还本金总额为11.6亿元的融资款。

双方的关系转变,源于向深圳市相关主管部门申报城市更新计划实施上的不确定性,上述城市更新项目整整两年仍未办理完成前期项目审批手续。在业内人士看来,“滨江进军深圳第一个项目就亏了这么多,对其在一线市场的开拓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彼时,滨江集团同时表示,11.6亿元债权还有相关的担保措施,公司享有优先权的三座水电站收益权和深圳、昆明两处房地产,其价值保守估计约为12.43亿元,上述优先权基本可以涵盖公司本次违约的债权和利息。因此,本次债务违约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影响不大,相应的债权无需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但是根据滨江2018年报显示,它却已经对安远控股诉讼涉及的资产计提了7.24亿的资产减值准备。此外,截止到2019年年报正式披露,因项目未能推进,上述款项至今未收回,滨江又重申对上述应收款项计提了7.24 亿元的坏账准备。

深交所由此问询道,该笔借款坏账计提是否充分,并要求说明预计能收回 40%左右款项的判断依据及合理性。

此外,深交所要求自查安远控股与滨江董监高及关键岗位人员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据乐居财经获悉,安远控股成立于2015年10月,注册资本8亿元,由陈族远、赣州希桥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和揭西县京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持股47%、28%和25%。安远控股实控人陈族远于2017年被检查机关指控“单位行贿罪”。

除了责令严肃自查,深交所还质疑滨江内部控制制度是否有效执行,是否存在内控制度不合理、制度执行不严格的情况;请滨江说明前期就相关事项是否建立合理惩戒机制,如有,请其说明就上述事项的内部责任人认定及责任追究情况。

而小股东则留言道,“这么大的损失要找出责任人,大股东及相关责任人必须向上市公司做出赔偿。”

深交所关于滨江坏账计提的问询也仅是冰山一角,它还关注拆借款,以及公司现金流的健康运转。

2018年度,滨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94 亿元,转眼2019年经营现金流回正至26.21 亿元。深交所要求其结合报告期内信用政策、结算方式、重大项目回款及其变化等情况,说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增加的原因。

据滨江一季报披露,截至2020年1季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为-25.46亿元,已由正转负,结束了过去长达1年的良好局面。

与此同时,滨江集团陷入“增收不增利”泥淖。截至2020年1季度,滨江集团实现营收37.81亿元,按年增长111.7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78亿元,按年下降29.2%。

热门文章